阅读历史 |

第516章 产生了动摇(1 / 2)

加入书签

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张丽莎,她从房间跑出来发现周乔走了,哭着就要开门去追,却被陆征给拦住抱了起来。

“妈妈,妈妈别走,我要和妈妈回家!”

“丽莎乖,不哭了,今天爸爸在家陪你好吗?”

“我不,我就要妈妈,不要妈妈走!”

老式的楼房都是木头门,不隔音,张丽莎的哭声钻过门缝儿,顺着楼梯一直往耳朵里钻。

周乔听得实在揪心,站在自行车旁迟迟舍不得离去。

思来想去,她忽然决定转身回去。

这么可爱的孩子招谁惹谁了?

尽管往后谁是她妈还不一定,至少今天,她就是没办法听着张丽莎哭成这样不管!

再次开门,周乔一把就从陆征的怀里抱走了张丽莎,然后丢下钥匙抬腿就走。

更让人失望的是,陆征不但没有追出来,甚至连句挽留的话都没有。

坐上了自行车,张丽莎还在嘤地抽泣着,“妈……妈妈不走……”

周乔心痛极了,难过得甚至想哭。

她脱下外套裹在了张丽莎的身上,硬是迎着冷风一路骑回了家。

平时每天吃完晚饭以后,要么是周乔给几个孩子念故事书,要么是和几个孩子一起下跳棋。

可她今天没心情,孩子们也很识趣地去了西屋玩儿,唯独张丽莎,又成了粘人的小尾巴。

“姐,我明天去一趟白春。”

“急啥呀,小佟估计是心里难受,就想找你说说话,依我看,不差这两天。一来富贵的车还没修好,要去就得坐火车,二来今晚的事总得有个说法,你咋也得给陆征一次开口的机会呀。”

“真想解释刚才就说了,还用得着专门给机会?”

“姐一说这话,你又得说我偏向陆征。说真的,周乔,我觉得陆征不是那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,就打你俩处对象开始,我就没听他说过有一个女性朋友。”

关于这一点,周乔始终是认可的。

况且,她今天也不是在气这个,她真正气得是陆征不肯开口解释。

梦萍把张丽莎抱到腿上坐着,轻声地劝着妹妹,“不解释有不解释的理由,平时说你最能沉得住气,今天这是咋了,火急火燎的,难不成等明天再跟你解释犯法吗?”

周乔正在气头上,谁的话也听不进去。

“姐,你找两件春花的厚衣服让丽莎先对付着,我从白春回来多给她买几件。困了,铺被睡觉,我明天早上走。”

算了,不劝了,也许一觉醒来,她自己就想通了。

梦萍起身去厨房坐热水,全家按顺序开始轮流洗漱。

当天晚上,张丽莎和周榜都跟着周乔睡在东屋。

周榜还和每天一样,睡的时候要搂着小阿姨,可等睡着了以后,姿势一律随机。

原本张丽莎也和他差不多,可经过今晚这么一出,她又开始缺乏安全感,两只小手死死地抓着周乔的衣服不放。

只要她一翻身,张丽莎必醒,然后就抓得更紧。

这一夜下来,大的小的谁也没睡好,由于一直侧躺着,周乔右半边身子都跟着压麻了。

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,谁成想,后面的事情居然更可怕!

像梦萍说的那种可能不是没有,但以佟椿梅的情商来判断,折腾别人三百多公里就为了叙旧,这不是她的处事风格。

反而,佟父上次提到的借摊代卖,倒有几分可能。

想想佟椿梅手里压着的那些货,别说她自己,就连周乔都觉得甚是肉疼。

可是在回到县城的连续几天里,她几次深思熟虑之后,还是觉得这事不可行。

尽管错过这次,将来再想进挤进白春就要从头做起,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眼下必须这样取舍。

本来这事已经是杀猪砍屁股,定来了。

可就因为老吴拉来的那批货,让周乔一直坚定的想法,又开始产生了动摇。

因为她现在手里的货太多,导致抗风险能力大大降低,这从商业角度来讲,不是一个好的良性循环模式。

所以,她当务之急是增加出货口,而黑水路的摊位就忽然成了急她所需。

周乔昨天之所以主动去接陆征退城,就是想和他商量一下这件事。

毕竟她要去了白春,家里怎么办,张丽莎哭着要找妈妈的时候,又该怎么办?

结果捋到这里,周乔的脑子有点儿乱。

思来想去,她认为还是应该把生意和生活彻底分开。

说得再严谨点,应该把她的生意和陆征的生活,彻底分开。

总之,不要试着去依赖任何人。

没有光的时候,就连影子都会离开你。

回想起那一夜,招待所里那个温暖的怀抱,周乔就觉得心尖儿一阵阵的刺痛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